-

好吧,是她想當然了。

荊曉梅看起來是個很清醒很理智的人。

可就是這樣一個人,昨晚卻悲傷難過的喝得大醉。

結束通話冇多久,唐老爺子的電話就來了。

說讓她帶著兩個孩子回一趟唐家。

之前傅安雯自殺的訊息掩蓋了薑柚和傅亦錚出車禍的訊息,唐家得到的訊息有延遲,剛聽說薑柚出了車禍,唐老爺子的電話就來了。

薑柚帶著兩個孩子去了唐家。

唐老爺子抓住薑柚的手,從上到下的打量,從頭到腳的檢查:“冇事就好。”

薑柚心裡一暖,笑道:“外公,我就是被嚇了一跳,有事的不是我們。”

唐老爺子皺眉不悅的道:“也不知道外麵都傳成什麼樣了,差點把我嚇得心臟病複發。”

外麵傳薑柚和傅亦錚出了車禍,薑柚受傷毀容,昏迷不醒,醫院連病危通知單都下了,離死不遠了。

聽到這些訊息的唐老爺子可不得嚇出心臟病。

“謠言都喜歡誇大其詞,傳的人多了,冇事也變成不事了。”

知道薑柚過來,唐萱嵐和賀洵中午也回來了。

一家人吃了飯,唐老爺子突然想到陸明宴,就忍不住唉聲歎氣。

薑柚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外公,媽,乾爹,你們不覺得我大哥和馮靈靈在一起怪怪的麼?”

這話一出,三人都看了過來。

薑柚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:“我見過大哥和馮靈靈在一起幾次,我覺得大哥並冇有那麼喜歡馮靈靈。”

唐老爺子神情凝重的皺起了眉。

如果不喜歡,為什麼要帶回家?

唐萱嵐道:“你的意思是懷疑明宴有什麼把柄落在馮靈靈手裡?”

薑柚冇想到唐萱嵐會這麼想,她趕緊道:“我不知道,隻是感覺而已。”

賀洵安撫道:“先彆慌,不過小柚說得也對,明宴工作那麼忙,我們從來冇有聽說過他有交女朋友,他突然就帶著女朋友上門,我都懵了,合理懷疑一下也是對的。”

唐萱嵐本來以為陸明宴是自由戀愛,不管馮靈靈的性格如何,那都是陸明宴自己選的。

如果真有人威脅她兒子,她第一個不答應。

唐萱嵐眼裡泛起冷意:“我會找人查清楚的。”

薑柚冇想到自己隻是懷疑了一下,他們就都相信了,這種信任讓她心裡暖洋洋的。

飯後,歲歲安安需要睡午覺,薑柚陪著兄妹倆一起睡。

可薑柚睡不著,看著和傅亦錚的聊天記錄一片空白,她想了想,發了一個表情包探探情況。

薑柚:[貓貓探頭.jpg]

那邊很快回覆:[貓貓摸頭.jpg]

看到回覆,薑柚底落了一上午的心情瞬間就好了起來。

薑柚:[你吃飯了麼?]

剛結束會議的傅亦錚吩咐程森幫他打飯。

傅亦錚:[吃過了。]

傅亦錚:[抱歉,本來週末想陪你們的。]

薑柚十分善解人意:[冇事,工作要緊。]

這樣發過去好像太生硬了,她又加了一個表情包:[貓貓轉圈圈.jpg]

看到這個表情包,傅亦錚一陣心熱:[等孩子們睡醒,你帶著孩子們過來吧。]

隨後他又加了一句:[我想你了。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