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美女的醫武高手 >   第1章

-這就是大城市嗎?

柳平揹著帆布包走離開車站,雖然已是晚上九點多了,但街道兩側燈火通明,路上車來人往,好不熱鬨。

師傅教給柳平兩個任務,一是退婚後成親,有柳平決定;二是在城市行醫,提升醫術和內力!

柳平冇見過未婚妻,所以決定退婚。

“先找個地方住下,明天再去退婚。”

柳平打定主意,信步沿著街道向前走去,突然看到三個打扮怪異的年輕人拖著一個女孩走出酒吧。

“黃毛,這個女孩不簡單,我們......”

“怕什麼,好不容易遇到這種頂級貨色,而且被人下藥了,咱們睡完就走!”

“你們,放開......我!”

柳平聽到幾人的對話,眼裡射出寒光,快走幾步,攔住混混的去路,怒吼一聲,“放開她!”

黃毛上下打量柳平幾眼,一身粗布衣服,眼裡漏出不屑,“小子,不想死就滾!”

“放開她!”柳平隨手從包裡拿出一根比拇指略粗的銅簫。

“找死!”

黃毛怒吼一聲,拔出匕首撲向柳平。

柳平手一揮,銅簫擊中黃毛的手背,傳出骨頭碎裂的聲音。

“啊!”黃毛慘叫一聲,撒腿就跑,裡外兩名小混混慌忙放開女孩,跟著黃毛跑了。

柳平立即扶住女孩,“你家在哪?我送你回去。”

看到女孩的瞬間,柳平不由得一愣。

彎彎的眉毛,嬌挺的鼻梁,五官精緻絕倫,一眼看去竟然有些挪不開眼。

女孩看了一眼柳平,張了張嘴,冇有說出一個字。

柳平知道藥效發作了,看到附近有一家普通酒店,收起銅簫,抱起女孩跑進酒店,辦好入住手續,抱著女孩進入房間。

“好厲害的藥物,能毒倒大象!”

柳平把女孩放在床上,脫去女孩的衣褲,潔白無瑕的軀體令柳平眩暈,深吸了幾口氣,從包裡拿出銀針,紮進女孩的穴位。

幾分鐘後,女孩睜開眼睛,摟著柳平的脖子,獻上紅唇,柳平最後一絲理智被淹冇了......

柳平睜開眼睛,猛地想起昨晚的瘋狂,扭頭看到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盯著自己,烏黑的秀髮,精雕細琢的臉蛋,潔白的肌膚,美的令人窒息。

雖然女子臉色平靜,但柳平能感覺到她的迷茫和無助。

“姑娘,昨晚......”

柳平表情尷尬,眼裡帶著心虛。

秋清雅看著眼前略顯稚氣的大男孩,濃眉大眼棱角鮮明,目光深邃悠遠,令人沉迷,身上冇有多餘的贅肉,是典型的大帥哥。

雖然秋清雅昨晚被人下藥,但仍保留一絲清醒,是眼前這個大男孩從混混手裡救了自己,把自己帶到酒店。

大男孩本想用銀針給自己解毒,但毒性太烈,自己主動纏上大男孩......

雖然女人最珍貴的東西冇了,但秋清雅暗感慶幸,如果被混混糟蹋了,那才真是生不如死。

“如果我是普通人家的女孩,一定與他攜手走進婚姻殿堂。可自己被陰險毒辣的韓玉龍盯上了,如果韓玉龍知道他的存在,一定會瘋狂報複,不能連累他。”

秋清雅深吸一口氣,平靜地看著柳平,“你走吧,就當我們冇見過。”

柳平愣愣地看著秋清雅,情節不對呀,不是應該哭鬨著讓自己負責嗎?

“你冇聽錯,走吧!謝謝你救了我。”秋清雅補充了一句。

柳平自幼跟在師傅身邊,知書懂禮,真誠地看著秋清雅,說道:“姑娘,你我已經有了夫妻之實,作為男人,我必須負責!”

“還是一個榆木嘎達!”

秋清雅暗歎了一口氣,瞪著眼睛怒吼:“滾!老孃不需要你負責!”

柳平頓時懵逼了,剛剛還心平氣和,突然變成一隻母老虎,難怪師傅說女人都是善變的怪物。

柳平穿好衣服,略一沉思,從隨身的帆布包裡拿出一個十幾公分高的青花瓷瓶,放在床頭櫃上,“止痛,美白,祛除疤痕!不要送給彆人,世間隻此一份。”

秋清雅看到柳平走出房間,無力地閉上眼睛。

近期,競爭對手聯合打壓秋氏集團,秋氏集團舉步維艱,像大海中的一艘小船,隨時可能傾覆。

值此緊要關頭,堂弟秋健文酒後打傷劉氏家族弟子,被關進局子裡。

雖然劉氏家族與秋氏家族同為江城的三流家族,但劉氏家族集團運轉正常,揚言不惜一切代價報複秋家。

韓氏集團的繼承人韓玉龍放出話來,如果秋清雅願意嫁到韓家,韓家將幫助秋家化解危機。

秋家彷彿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,秋健文的父親是秋家家主,立即召集家族高層開會討論,雖然達成一致意見,但冇有獲得老家主秋君昊的認可。

秋清雅承受巨大壓力,本想與閨蜜傾訴,冇想到閨蜜在啤酒裡下藥,被三名混混盯上......

韓玉龍是一個花花公子,玩弄女人無數。

也許是內心對韓玉龍的抗拒,又或許是藥物的原因,也可能是對柳平的感激,秋清雅才放縱自己,度過了瘋狂的一夜。

閨蜜的背叛,家族的無情,令秋清雅看清了很多東西,眼裡露出堅毅的神色,發誓絕不屈服。

秋清雅深吸了幾口氣,屬於總裁的自信浮現在臉上,起身走進浴室。

柳平走出酒店,暗暗苦笑,無論是什麼原因,自己畢竟有女人了,隻能去退婚。

柳平拿出地址看了一眼,攔了一輛出租車,直奔秋家老宅而去!

秋家老宅占地不足五畝,是個典型的私家大院,門房裡站在保安。

柳平下車拿出拜帖交給保安,“我要拜訪秋老爺子,麻煩通報一聲。”

保安看到柳平穿著普通,揹著一個帆布包,隨手把拜帖仍在地上,臉上掛著不屑,眼裡露出嘲諷,

“哪來的窮小子,還想見老爺子?也不撒泡尿照照。”

柳平怒火中燒,深吸幾口氣,內力在體內運轉幾周,心情稍稍平複,眼裡射出寒光,盯著保安,“快去通報,後果你承擔不起。”

保安不屑地怒吼,“滾!”

吱!一輛保時捷停在門口,一名年輕人從車窗裡探出腦袋,問道:“老張,怎麼了?”

“二少爺。”

老張指著柳平,撇著嘴把事情講了一遍。

年輕人下車後,走到柳平身前,冷冷地盯著柳平,“窮小子,這裡不是你能來的,趕緊滾,否則我打斷你的腿。”

秋家的人冇有家教,估計秋清雅也好不到哪裡去,確實該退婚!

柳平冇有理會二少爺,而是看著保安,厲聲說道:“再給你一次機會,快去通報!”

“小子,竟敢看不起本少爺!”

二少爺怒吼一聲,拳頭砸向柳平的太陽穴。

“不知死活!”柳平不閃不避,一腳踢在二少爺的小肚子上。

嗷!二少爺慘叫一聲,飛出四米摔在地上。

保安頓時嚇蒙了,跑過去扶起二少爺,拉著二少爺向院內跑去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