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 >   第712章

-

陳芮剛開始冇有反應過來。

等反應過來,才發現他依舊冇把車子朝陳芮的租房開,不過他冇把她帶去南航,她又心平氣和了點。

但他走的路越來越不對勁。

當週韓深把車子停下來時,陳芮看到前麵的婚姻登記處時,還是被震驚到了,她側轉頭看周韓深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周韓深下了車,“碰!”的一聲把車門一關,繞過車頭朝著陳芮那邊走過去,陳芮看著他。

周韓深把她這邊的車門拉開,將她的安全帶解開,將人從車裡給抱了下來。

陳芮不肯,手緊緊的抓住車門把手,怒道:“周韓深,你乾什麼!”

周韓深說:“反正不管我做什麼,你也不會再給我機會,那我們就先把婚給複了,你對我不滿一件事也是不滿,不滿兩件事也是不滿,我也不在乎多不多一件不滿的了,我當時就是吃錯藥了我纔會什麼都聽你的和你離了婚。”

當初但凡換一個時機,換一種談判方式,周韓深都不會真的去離這個婚。

但陳芮是在孩子冇了後,朝著他提的離婚,他不管說什麼都冇底氣,對她都是傷害,都是他自私。

陳芮氣得不行,眼睛都紅了:“周韓深,我跟你好好說話,你一定要這樣是不是!”

周韓深冇理會,他把陳芮從車上抱了下來,抱去民政局。

陳芮那麼點力氣,根本不夠看的。

今天這結婚的好幾對,都朝著他們這邊看過來。

陳芮簡直麵紅耳赤,想讓他放自己下來又怕聲音太大,鬨得動靜太大不好看。

陳芮壓低聲音:“周韓深!”

周韓深冇說話。

過了會,他說:“要不是因為喜歡你,什麼都不捨得強迫你,老子真要和你複婚,你以為你攔得住!還天天想和陸承餘發展,做夢!”

陳芮卻對他說的喜歡,並冇有多少感觸。

什麼喜歡不喜歡的。

不過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在作祟罷了。

不過隨後她又冷靜下來,她根本冇帶戶口本,也冇帶離婚證,能複什麼婚?

等輪到他們,周韓深把她放下來,他從口袋裡掏出了戶口本和身份證,還有離婚證,填了表,還一個人填了兩份,又從陳芮身上,把身份證給拿了出來,陳芮都不知道他還隨身帶戶口本的。

而且,這男人不僅有他的戶口本,還有她的!

陳芮這纔想起,昨天因為要拿一份資料,她自己不太方便,就給了他鑰匙,媽的,這個狗男人,偷她的戶口本和離婚證!

陳芮都快氣炸了!

而很快,他又聯絡了人下來,陳芮就知道,這個婚他要是想複,哪怕她不同意,照樣能複!

陳芮真是氣得胸口都疼了。

周韓深和對方說了幾句,過來的時候,陳芮轉頭看他,她說:“周韓深,你是非要我恨你纔開心是吧?”

周韓深一頓。

冇說話。

能說什麼呢?

不恨他。

他老婆冇了。

還得看她和陸承餘發展感情。

恨他。

但是人還在。

陳芮眼眶漸漸紅了,她說:“我說了這麼多,也是白說,你根本就冇有尊重過我。”

周韓深一看她哭,又受不了。

他說:“和我複婚,讓你這麼難受嗎?”

陳芮眼淚珠子滾了下來。

周韓深看了她一會,她可能是真的一心想和陸承餘好,他把她從孫威那兒救回來,除了聽說背後的指使人是陸琪,咬了他後,就冇多餘的宣泄情緒。

甚至從急救室出來後,都冇這樣哭。

周韓深心裡難受死了,他蹲下身,替陳芮把眼淚擦了。

他的指腹抹在陳芮下眼瞼。

陳芮偏開了頭。

周韓深在複婚和不複婚之間猶豫,最後一狠心,依舊選擇了複婚。

本來民政局就有結婚率要求,一般都是結婚容易離婚難。

周韓深說:“直接把離婚證,換成結婚證。”

陳芮說:“你們敢。”

工作人員朝著額兩人看過去。

最後又朝著領導看過去。

就冇見過這樣辦理複婚的。

周韓深說:“你辦證件吧,我老婆就是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,我冇親她,她和我置氣。”

陳芮說:“周韓深,你敢!我真的會恨你!”

周韓深說:“我冇什麼不敢,本來我想讓你主動找我複婚,但主動找我你必定會受委屈,我捨不得。”

什麼鬼邏輯。

難道這樣她就不受委屈了嗎!

辦證人員看著兩人。

周韓深說:“我老婆以為我在外麵有人,在和我鬨情緒,要不然我怎麼會有她的戶口本和離婚證?”

工作人員一聽有道理,最後證還是給辦了。

陳芮說:“是他強迫我的。”

但看著根本不想,這男人一路都是抱著人過來的,而且兩人之前還是夫妻,這麼快就要複婚,應該真的隻是鬨情緒。

她絕對不是迫於領導的餘威。

等從民政局出來的時候,周韓深說:“要不要看證。”

陳芮偏開頭,氣得冇理他,眼淚巴巴的,像金豆子一樣往下掉。

周韓深也不急。

他說:“是住你那裡,還是住我那裡?老婆?”

陳芮一個勁擦眼淚。

周韓深想了想,把陳芮送去陳芮那邊了,他這兩天在找人聯絡她對門,從他了許多辦法複婚開始,就做好準備了。

等到了地方,他要抱著陳芮下車。

陳芮說:“滾!”

周韓深說:“不滾,你要怎麼罵我打我都可以,或者回家了你想怎麼處罰我都行,但我不想滾。”

陳芮單腳下車。

想走快點,腳踝又特彆疼,周韓深最後還是抱她。

陳芮掙紮:“你是不是有病,你有病你去治。”

周韓深說:“我就是得了怕你和陸承餘好的病,天天睡不著,這樣下去我會猝死。”

陳芮說:“你以為一張證能代表什麼嗎?我跟你說我要是喜歡他,我根本不會在乎,這個證根本不是我要和你扯的!”

她是真的氣憤加委屈,並不是裝的。

周韓深一路把她抱上去。

等到了樓上,他說:“鑰匙。”

陳芮冇理他。

周韓深從她包包裡找,找到了自己開門,抱著人進去了。

把她放在沙發上。

陳芮心肝肺都疼得要命,氣的,委屈的。

周韓深說:“你先坐在這裡,我去給你弄點吃的,好嗎?”

陳芮眼睛還是紅的,她說:“周韓深,我是真的喜歡陸承餘,想和他試試,你這樣我真的會恨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