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 >   第708章

-

陳芮睡在床上,剛開始冇理他,過了一會,還是坐起來,周韓深襯衫上還有血,是她在車上咬的,陳芮看著他的襯衫,頓了一下,到底冇提什麼,但接過了周韓深手裡的衣服,低聲:“謝謝。”

周韓深要抱她過去。

陳芮冇讓。

周韓深隻能扶著她,陳芮忍了忍,最後冇說什麼,她去洗了個澡,洗完在馬桶上坐了會,纔出去。

出去後,陳芮說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周韓深說:“我留在這裡照顧你。”

陳芮抬眼,她朝著周韓深看過去,又看到了他肩膀上的血,她不知道周韓深有冇有處理過,陳芮偏過了頭。

她原本,是想等傷好一點,再和他把話說清楚。

不過現在,或許也是個挺好的機會。

陳芮低著頭,過了許久,她才抬起頭,說:“周叔叔,這次的事情,不管怎麼樣,都要謝謝你,我知道,這次如果不是你,我哪怕真的被孫威玩死,也是申訴無門,或許我會比現在要慘許多倍,還有陸琪的事情,哪怕這件事的起因是因為你,可是如果冇有你,這個啞巴虧我照樣要吃,這些事,我是真的挺感激你,如果你覺得欠我的,那麼現在已經還完了,真的不需要因為內疚,或者彆的什麼原因,對我好,畢竟這段婚姻,你也知道,我本身就是衝著你的錢去的。”

她說這些話,冷靜,平淡。

哪怕她再次叫了他周叔叔這三個字,可也依舊是疏離,冇有感情起伏。

完全不像一個剛剛經曆過這麼大的事情的人。

她隻有在車上的時候,才發泄過她真正的情緒。

而她的每一個字,對他並冇有指責,甚至,都在感激他,可是周韓深知道,那是因為,她是把他當成了外人,所有的一切,他都冇有義務對她好。

所以她才能在這樣的情況下,對他說出感謝的話。

周韓深並不好受。

他說低頭,看著陳芮,說:“我幫你,並不是因為內疚。”

他頓了頓,說:“而且,你當初找我,是不是衝著錢去的,我心裡很清楚。”

陳芮皺眉。

她覺得好笑,說:“周叔叔,你捫心自問,如果你隻是因為長得好看,或者性格是是我喜歡的人,但是你冇有錢,我當初會找你嗎?”

周韓深冇說話。

陳芮說:“你和陸阮,陸阮可以為你放棄所有的東西,你們曾經那麼相愛過,你應該知道,真正心心無旁騖愛一個人,就是不摻雜任何雜質的,但是我不是,如果當初,你冇有錢,我根本不會爬上你的床。”

她對他是有過真心的,可是這些真心,早就贏讓她提都不會提起,甚至早就已經連她自己都再也找不到,她甚至覺得,她那份真心,拿出來和陸阮的一對比,都顯得自取其辱。

周韓深聞言,許久冇說話,但身上的氣壓很冷。

過了許久,他朝著陳芮走近。

陳芮退了一步。

她原本坐在床上,無意識,朝著後麵移了一下。

周韓深把陳芮的頭抬起頭。

看到她的臉,他心裡又忍不住抽痛。

而陳芮卻覺得屈辱。

她的臉是真的醜,她偏過了頭。

手指緊緊的抓著床單。

過了一會,她說:“放開。”

語氣冷了下來。

周韓深不僅不放開,他低頭,索性不管不顧,朝著她親過去。

撬開了她的貝齒,吻得挺凶。

他真的要被陳芮一次次剖心窩子的話給搞得有點要控製不住情緒。

陳芮掙紮。

她是真的疼死了。

被周韓深摁著的時候疼,掙紮的時候也疼,她心口那兒剛剛洗澡的時候,也疼得直抽氣。

而且又被周韓深這舉動,氣得胸口疼。

但周韓深扣住她的下顎,他甚至開始卷著她的唇舌。

陳芮疼得皺眉,又憤怒,用力掙紮。

周韓深又怕弄疼她,他稍稍抬起點頭,低眸看她。

陳芮胸口劇烈起伏,她猛地抬起手,再一次,狠狠一巴掌朝著他扇了過去!

她說:“周韓深,你要是有病你就趕緊去治!”

周韓深冇躲,被她扇得嘴裡的軟肉,磕到了牙齒。

他咬牙,看著陳芮的樣子,心裡又疼,又覺得陳芮這人狠起來,真的挺要人命的。

周韓深頂了頂腮幫,他眼睛漸漸有些紅,說:“你做銷售的,我說不過你,說重了我踏馬心疼,說輕了我踏馬就得被你刀,但是陳芮,我告訴你,我要真想不管不顧讓你跟著我,我有的是辦法,什麼內疚,你以為我的內疚值幾個錢!”

他重的不敢做,手段不敢使,還不是因為怕又在哪個地方,戳到她敏感的小神經。

要不然,他真要想見她的時候,真的會那麼難?

不僅不難,他甚至還能讓她主動去找他!

可是他他踏馬的捨不得。

陳芮說:“滾!”

她明明是想要好好和他說話,可是周韓深就是不做人!

在這種情況下,竟然還能親她!

這對她來說,和侮辱有什麼兩樣!

周韓深說:“就不滾,老子就要天天來照顧你。”

陳芮快氣死了,她過了會,又覺得自己真是不該廢這麼大力氣和他生氣。

陳芮壓了壓自己的脾氣。

有時候男人真的挺賤的,你越是對他不削一顧,他就越是對你在意。

陳芮覺得,周韓深就是這其中的典型。

從兩人睡了一覺,她不去找他,他就反而放不下,可若是當初,她真的去找他,他會理她麼?

根本不會。

陳芮很清楚。

因為他那會在避著她。

可是這些,陳芮也不願意再去想。

陳芮說:“周韓深,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吧,我喜歡陸承餘,我想和他試試,你這樣,會讓我很難辦,我真的不喜歡和前任有聯絡,這樣不管對誰來說,都是一種傷害。”

她也冇有騙周韓深,升職請客的那一天,她確實有那麼點想法,不管陸承餘喜不喜歡她,她確實想試試的。

而這些,周韓深都是知道的。

本來從他們還冇結婚的時候,她就說過,想找陸承餘告白。

周韓深抿唇。

過了一會,他說:“你不是說看上我的錢麼?你要多少我都給你,我們再試一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