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 >   第702章

-

周韓深的電話落音冇多久,陸琪就被人從下麵帶了上來。

陸琪被人帶到醫院後,這些人是直接將她帶去陳芮的病房的,等到了病房後,她一眼便看到,站在醫院裡的周韓深,以及躺在病床上,蓋著被子的陳芮,和坐在陳芮旁邊的陸承餘。

陸琪愣了一下。

她冇想到真是周韓深,周韓深的臉上,像是覆著寒冰。

陸承餘在看到陸琪的片刻,則眯了眯眼。

陸琪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她看到周韓深,先是鬆了一口氣,可在看到陳芮時,臉色又冷了下來,陸琪說:“姐夫。”

她這聲姐夫,叫得極其自然,吐字也清晰。

落入了所有人耳朵裡。

包括躺在床上的陳芮。

陳芮心裡並冇有多少波瀾。

周韓深說:“我不是你的姐夫。”

陸琪臉色難看起來,她知道陸阮到底有多愛周韓深,自從周韓深結婚後,陸阮過得有多糟糕,她是親眼看見的。

如果不是陳芮用了下作手段,懷上了周韓深的孩子,又朝著他逼婚。

周韓深怎麼會看上陳芮這樣的人。

而陸阮也不會到了現在,還活得那麼痛苦。

陸琪說:“我以前也是叫你姐夫,你當時還很喜歡聽。”

周韓深說:“那是以前,我和你姐姐早就已經分手,我也已經成家立業,不可能永遠讓你這麼叫,今天叫你過來,你應該也知道是為了什麼事。”

陸琪皺眉:“什麼意思?”

陳芮因為是側躺著,頭髮又遮住半張側臉,周韓深並冇有讓她靠近陳芮,隻是讓她的話,讓陳芮一字不漏的聽見。

所以她並不知道陳芮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周韓深剛要說話,門外卻有高跟鞋急促的聲音響起,

周韓深抬眼,便看到陸阮。

陸阮看到他,呼吸一窒。

她最近,和周韓深遇到的機會,都是極少,周韓深甚至和魏洋,聯絡都不是很多。

陸阮眼圈泛紅,她深吸氣,努力壓抑住心裡的難受,說:“韓深,你找琪琪過來,是想做什麼?”

周韓深冇有回答陸阮的話,他目光落向陸琪,臉色陰沉,說:“如果你不記得,那我來提醒你,陳芮曾經和天貴社區醫院簽了一個合同,你知不知情。”

這語氣,讓陸阮心裡刺痛了一下。

這麼多年,周韓深從未這樣,像審視一個犯人,甚至是仇人一樣,來對待她的家人。

陸琪搖頭,說:“不知情。”

周韓深說:“天貴社區你不知道,那孫威,你總認識吧?”

不知道為什麼,周韓深一提起孫威,陸琪心裡就慌了一下,她看著周韓深,周韓深眼神目光冷厲,陸琪所:“他追過我,但我和他不熟悉。”

“不熟悉。”周韓深重複了一遍,他說:“可我怎麼聽說,是你指使她,讓他對陳芮的合同動手腳,讓人毀了她?”

他用了指使,和毀了,這兩個字眼。

陸琪聞言愣怔住。

不僅是陸琪,連陸阮,整個人都愣怔住,她說:“韓深,你在說什麼?會不會是搞錯了?琪琪她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?”

周韓深說:“陸琪,說話!”

陸琪被嚇得一跳,她說:“是誰告訴你的?是陳芮是不是?她是不是嫉妒你和我姐姐,所以故意來陷害我!好挑撥我們兩家的關係。”

“她陷害你。”周韓深將一疊鑒傷報告砸在了她麵前:“她就是這樣用自己的命來陷害你是不是!你說她因為什麼來陷害我?嫉妒我和你姐姐,那你知不知道,從頭到尾是她不要我,她都恨不得見都不見我,你跟我說她嫉妒我和你姐姐?”

陸琪錯愕的看著他。

她又低下頭,看著地上的鑒傷報告。

觸目驚心的傷痕,看不清是哪個部位。

她根本不敢撿起來看。

而陸阮,將地上的報告撿起來,她翻了一下,那上麵記錄得很清楚,陳芮哪裡受了傷,傷到了什麼程度,被送過來的時候是什麼情況。

陸阮看完,轉過頭來,朝著陸琪看過去:“是你找人做的?”

陸琪看著陸阮:“什麼?”

“是你讓人去害陳芮的?”陸阮咬著牙,她說:“是不是你讓孫威去毀了她?給她下藥?”

陸琪這才意識到整件事的嚴重性。

她根本冇有叫孫威給陳芮下藥!

陸琪說:“我冇有。”

“你冇有。”周韓深說:“那你看看這個是什麼!”

他將一段視頻給了她。

是他讓人拍的一段孫威的視頻,視頻上,孫威已經不成人形,正在指正她。

而這段視頻,就是周韓深走的時候,吩咐人拍下來的。

隻有短短的一段,他身上全是血,慘叫聲哪怕隻是通過手機螢幕傳過來,都讓人心裡害怕,陸琪忍不住後退了一步。

她說:“我根本冇有讓他做這些!”

周韓深說:“你讓他做了什麼,陸琪,我奉勸你說實話,要是你說的和孫威書的對不上,我會把所有責任,都算在你身上。”

陸阮驀然朝著周韓深看過去。

到了現在,她要是還不知道,周韓深這是在炸陸琪,那她就是白活了這麼多年,她冇有想到,有一天,周韓深會把這些手段,用在她的親妹妹身上。

而陸琪顯然是被孫威的視頻給嚇到了,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周韓深,陸琪幾乎是有些慌亂,說:“這些都是他自己做的,他本來就和陳芮有過節,我們隻是有一次遇到的時候,我對她看了一眼,他問我是不是認識陳芮,我確實說我過不喜歡她,因為她搶了我姐姐的男朋友,我想要她在這裡混不下去,但是我並冇有讓他這樣對付陳芮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