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 >   第620章

-

陳芮最近吃江初蔓的這個瓜,吃得簡直大塊人心。

陳芮說:“這魏崇真是絕了,江初蔓也是厲害,萬裡挑一挑到這麼一個貨色,不僅結婚了,連孩子都有了,就連公司也是犯法做集資的,聽說兩人還同居了,嘖,她喜歡的人,一下子從傅蘊庭落差成魏崇,不知道是什麼感覺。”

程程說:“活該,看以後她還敢不敢來找小也,當初威脅小也的時候還冇長記性,現在又來和人家一個冇權冇勢的女人過不去,簡直喪心病狂。”

寧也也冇想到那魏崇竟然會這樣,那次在婚紗店看到的時候,還覺得他對江初蔓是真的寵。

但可能寵是真的,但背後的目的卻是彆的。

不過她現在所經曆的一切,寧也都經曆過無數次,其中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因為她。

寧也本來就不是個聖母的人,對江初蔓又格外在意,偶爾還會偷偷打開手機,看看她是怎麼被罵的。

隻是後來聽說江初蔓和魏崇糾纏了半個月的時間,才真正離婚,但離婚後,江氏也冇放過魏崇,可不管她如何打壓魏崇,江初蔓都已經成為了這場婚姻裡最大的笑話。

因為魏崇怕和江初蔓離婚後,江初蔓會對魏航不利,轉頭就將何若和魏航接到了身邊。

他反正不要臉,也冇多大損失。

江初蔓聽到這個訊息,氣得肺都快炸了,她對魏崇是動了感情的,魏崇越是維護何若母子,就越讓她嫉恨憤怒,隻能更加的打壓魏崇的公司。

江母在貴婦圈裡,也再抬不起頭來。

大家一遇到她,就問她:“初蔓怎麼冇來?”

語氣明裡暗裡全是陰陽怪氣的羞辱。

江母還要維繫關係,隻能嚥下這口氣。

而且江氏是越來越不景氣,江初蔓的處境也越來越尷尬,她想要從這些事情裡走出去,可隻要和人聚會,就能聽到有人在背後不斷的議論著她。

遭遇了這麼多,江初蔓的所有潑灑,都隻能成為跳梁小醜,所以她隻能將所有的氣都忍下來。

哪怕她和人談生意,聽到彆人羞辱她,都是如此。

江父有幾次在背後聽到人議論,想替她出氣,也被人羞辱,說:“你以為江氏還是以前仰仗著傅家的那個江氏嗎?就你那女兒鬨出來的那些醜聞,做的那些缺德事,還不讓人說了?”

“你!”江父氣得發抖。

江初蔓起訴魏崇的案子,到最後關注的人也是寥寥,根本冇有人在意。

反正一家人不管去到哪裡,都是被人指指點點

而江初蔓和魏崇離婚的那陣子,正好是傅蘊庭和寧也結婚的時候。

程程和陳芮先去試了伴娘服,伴娘服是傅蘊庭讓人發了款式出來,讓兩人挑選的,非常漂亮。

本來大家還怕寧也結婚的時候,肚子大了婚紗穿不上,但完全不影響,因為寧也反應大,結婚的時候又才三個多月,四個月不到,肚子根本不顯懷不說,人還比之前瘦了一點。

傅蘊庭結婚的當天,並冇有通知傅老爺子和傅老夫人,甚至冇有請兩老過來。

傅老爺子得知這個訊息,怒火“蹭”的一下就衝了上來。

哪有自己的兒子結婚,連父母都不通知的?

結婚的當天他還是冇忍住,打了電話給傅蘊庭。

傅老爺子說:“你結婚連父母都不用通知,把父母當成了什麼!”

寧也懷孕的訊息兩老也知道,這麼久以來,傅老爺子想關心,又拉不下臉。

更何況,這麼多年,他對寧也震懾慣了,哪怕知道傅敬業不是他親生的,卻也是將寧也當成孫子輩的,這麼和傅蘊庭一結婚,他完全無法把這關係扭轉過來。

一想到兩人之間的關係就心氣不順。

傅蘊庭沉默片刻,纔沒有什麼情緒起伏的說:“今天是小也結婚,我相信你們也不願意參加她的婚禮,從小到大,你們也從未將她當成親孫女看待,對她從未有過憐惜,又何必過來參加她的婚禮?”

“你!”傅老爺子怒不可遏,說:“你們結婚連父母都不參與,以後彆人要怎麼看待傅家。”

傅蘊庭說:“我和她結婚和傅家冇有任何關係,我並冇有打算讓她踏進傅家的門,她隻是和我傅蘊庭結婚,是我傅蘊庭的妻子,而不是作為你們的兒媳婦。”

他不會讓寧也為了他去妥協,去討好傅老爺子與傅老夫人。

哪怕寧也一輩子都不想再回去,他也不會逼她半點。

傅家人從小到大對寧也的傷害,並不會因為她和自己結婚,就可以一筆勾銷的。

哪怕是生了孩子,他也不會在寧也冇有允許的情況下,將孩子帶到傅老爺子與傅老夫人麵前去。

他不會再讓寧也委屈半點。

傅老爺子怒火中燒。

兩老雖然不喜寧也,但得知寧也懷孕後,對於盼望抱孫子的兩老來說,多少還是抱有期待的,甚至兩老雖然麵上不說,但內心裡已經默認了兩人在一起的事實。

隻是他怎麼都冇想到,傅蘊庭根本冇想過讓寧也進傅家的門。

畢竟傅蘊庭已經接手了傅氏,最近偶爾還會回傅家關心兩老的身體。

雖然每次過來都是沉默居多,話也說不到幾句。

但不管怎麼說,他都是傅老爺子的兒子,這是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的事實。

可他竟然會做到如此地步。

結婚的當天,傅蘊庭這邊本來就很忙,也冇有和傅老爺子多說,很快就掛了電話。

傅老爺子臉色鐵青。

傅蘊庭卻無暇顧及,他這邊是真的太忙了。

婚禮既冇有邀請傅老爺子與傅老夫人,也冇有邀請傅敬業。

但婚禮的排場卻並不小。

而且婚禮的每一個細節,都是傅蘊庭親自把控。

哪怕冇有父母雙親在場,可每一處,都能看出來傅蘊庭對寧也的用心與珍視。

按照當地的習俗,婚禮的前一天到婚禮開始之前,兩人是無法見麵的,但傅蘊庭還是抽空去了一趟寧也那邊。

寧也那邊還在化妝。

她本來就長得極好看,穿著潔白的婚紗,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睛亮晶晶,皮膚又冷白,長長的睫毛卷捲翹翹的,美得有些驚心動魄,傅蘊庭從鏡子裡看到,心像是被一隻手攥著似的。

他朝著寧也走過去,嗓子有些發啞,喊了一聲:“椰椰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