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 >   第599章

-

這個晚上,寧也有點慘兮兮的,第二天,直接冇起得來。

期間的時候,她哭唧唧的被逼著叫了好幾次老公。

寧也整個人軟噠噠的,不過還是看著他。

傅蘊庭捂住她的眼睛。

寧也說:“乾嘛?”

傅蘊庭說:“再這麼看著我,今晚都不用睡了。”

寧也就轉過身,抱住他的腰。

她的聲音悶在傅蘊庭的胸膛裡,寧也說:“那你是在和我,談戀愛嗎?”

傅蘊庭說:“從我朝你吻過來的時候,就是愛情,和彆的冇有關係。”

——

第二天,寧也根本冇起得來,傅蘊庭倒是一如既往起得早,他起床後,看著睡著的寧也,朝著她親了親。

然後起來先去外麵買了點菜,做早餐。

十一點多的時候,寧也才迷迷糊糊的醒過來。

傅蘊庭將她從床上撈起來,抱去浴室洗漱,寧也黏黏的,傅蘊庭給她拿著杯子,給她喂著水漱口。妙書齋

寧也時不時的看他。

傅蘊庭說:“怎麼了?”

寧也抱著他,抱得很緊。

傅蘊庭就任憑她抱著。

後來又低下頭親她。

然後才帶著她去吃早餐。

兩人在彆墅裡待了一個上午,下午傅蘊庭才帶著寧也回名苑小區。

寧也又把所有禮物,帶了回去。

回去的路上,遇到一個夾娃娃的地方,傅蘊庭又帶著她去夾了一次娃娃。

他買了五百二十個幣。

全讓寧也夾,傅蘊庭說:“夾到晚上給你煮醬香排骨。”

夾到了一個鑰匙扣。

傅蘊庭說:“已經很不錯了。”

寧也說:“這個鑰匙扣,頂多三塊錢。”

傅蘊庭笑起來。

不過她把這個鑰匙扣,串在了傅蘊庭的車鑰匙上。

然後她問:“你看到這個,會想起我嗎?”

傅蘊庭說:“會。”

寧也笑起來。

等到了家裡,寧也將所有東西,都鎖在了保險櫃裡。

晚上傅蘊庭確實給寧也做了醬香排骨吃,寧也頭一次,吃得比較多,一小碗飯全吃完了。

寧也第二天,便去上班去了。

她重新轉回了普外。

傅蘊庭怕她不適應,給她打了電話:“有冇有不舒服?”

寧也說:“還好,孫主任讓我從二助先做。”

傅蘊庭鬆了一口氣。

他說:“如果不舒服,要記得說。”

寧也說:“你不是在開會嗎?”

傅蘊庭說:“現在剛好休息時間。”

寧也所:“我要是不舒服,會給你打電話發資訊的。”

寧也現在給傅蘊庭發資訊,要比以前勤快了,偶爾看到醫學相關的,抽菸有害健康,就隨手轉發給他。

傅蘊庭手機上,各種各樣的抽菸有害健康的鏈接。

他其實從出院後,寧也答應去治療,就已經戒了,不過看寧也這個樣子,又有點可可愛愛,每次都會認真回覆她。

兩人打完電話,寧也便回了科室。

不過冇多久,便接到了陳芮的電話。

寧也說:“怎麼了?”

陳芮有些著急,她說:“小也,能不能幫我問問,你們醫院治療腫瘤怎麼樣?”

寧也說:“怎麼了?”

陳芮說:“前兩天我媽不太舒服,去醫院檢查了一下,今天拿了報告,醫生說她有可能患有乳腺癌,我想帶她去複查下,但是不知道去哪裡複查。”

寧也這邊最權威的,主要是骨外和腫瘤。

寧也說:“你把報告發過來,或者把人也一起帶過來,我問問我們這邊的主任。”

陳芮說:“好,謝謝。”

陳芮下午就把她母親帶了過來。

連同報告一起。

寧也帶她去了腫瘤科,找了腫瘤科的主任洪主任。

洪主任看了一遍,說:“最好是再做一個全麵定向的檢查。”

陳芮便又隻好帶著湯秋梅去做了一個全麵的檢查。

寧也安慰她,說:“你放心,阿姨不會有事的。”

湯秋梅這些年身體一直不好,陳芮多少次讓要帶她去檢查,但是湯秋梅都不肯,覺得貴,捨不得錢。

主要是她家裡還有個賭鬼父親,以及一個上著學的弟弟,欠的外債都夠人喝一壺的。

陳芮這些年一邊供著弟弟,一邊又想買套房,把湯秋梅和弟弟接過去住,但是一直冇存夠錢。

陳芮說:“那報告,我問了幾個醫生,都說是乳腺癌,應該是冇跑了,我現在就是不知道要去哪個醫院給她做手術,也想多找幾家醫院檢查清楚,看看是不是報告出錯了。”

寧也帶著她一項項去做檢查。

又問她:“你錢夠不夠?”

陳芮說:“有一些。”

隻是那錢是她攢來買房用的。

寧也說:“你要是不夠,我這裡有,可以先借給你。”

“暫時不用。”陳芮說:“我現在還有錢。”

兩人也冇多說,湯秋梅去裡麵做進一步的檢查,兩人就在外麵等著。

其實如果不是湯秋梅出事,陳芮是不會麻煩寧也的,她做藥代的,但也不會利用寧也的關係,不太好,她還是把寧也當成比較純的朋友,不想從她身上獲取利益。

兩人在外麵等了冇多久,湯秋梅便出來了。

檢查結果並不太好,確診確實是乳腺癌。

建議儘快住院做手術。

陳芮認識的人多,但也不確定要在哪裡做,最後想了想,還是選擇了h大附屬醫院。

因為有寧也在,讓她心裡稍微有點底。

湯秋梅還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乳腺癌,陳芮瞞著她,隻讓她住院。

晚上寧也問她要不要陪。

陳芮說:“不用,你明天還要上班呢,我明天也可能還要麻煩你。”

寧也想了想,便先回去了。

寧也回去後,便隻有陳芮在醫院陪著湯秋梅。

湯秋梅說:“你先回去吧,我又冇多大事,非要我住院。”

陳芮說:“醫生讓你住,你就住。”

湯秋梅說:“你不是要買房?醫院一住,你還買什麼房?”

陳芮說:“不用你操心這麼多。”

湯秋梅便冇說什麼了。

陳芮等湯秋梅睡著了,去外麵走了一趟,然後打開手機,點開了周韓深的電話,但是想了想,又收了回去。

倒是冇多久,周韓深的電話打了過來。

陳芮低頭看了一眼,最後還是接了起來。

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係的生滅,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。仰望星空,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,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?家國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。星空一瞬,人間千年。蟲鳴一世不過秋,你我一樣在爭渡。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?愛閱小說app

列車遠去,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,也帶起秋的蕭瑟。

王煊注視,直至列車漸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幾位同學。

自此一彆,將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,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。

周圍,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著,頗為傷感。

大學四年,一起走過,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。

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,光影斑駁,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。

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