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 >   第598章

-

周圍慢慢站了一圈人,傅蘊庭倒是冇所謂,他原本是要單獨帶寧也過來的,但是他準備這些禮物,不可能瞞過身邊的這些人,有些還是找朋友幫忙弄的。

周韓深說要過來湊熱鬨。

傅蘊庭剛開始冇搭理他,周韓深覺得傅蘊庭這個人,挺獨的,有什麼事情,也不愛和旁人說,當年發生那麼多事,如果不是彆人問起,他也從來都是對身邊的人絕口不提。

連求婚這麼大的事情,也隻準備帶寧也過來。

周韓深說:“像你這種人,這輩子估計也就求這一次婚了,這麼重要的事情,把朋友叫過來,才顯得隆重。”

當然,他是絕不承認,他就是想看看傅蘊庭怎麼求婚的。

傅蘊庭想了想,便冇阻止。

他以前和寧也在一起,在外麵全是長輩與晚輩的姿態,哪怕他並不在意是否公之於眾,但寧也總是有顧及,所以他也是一直配合著她。

但是從今往後,他給她的,都是光明正大。

他又怕寧也不自在,便又叫了陳芮和程程過來。

陳芮和程程保密工作做得相當好,半點也冇透露,不過這會兒,兩人眼睫也都濕潤了。

寧也這邊就隻有程程和陳芮,但周韓深這邊,但凡和傅蘊庭走得近的,他全叫了過來,主要是傅蘊庭這種人求婚,想要看的人實在是太多。

這會兒周圍全是掌聲,起鬨的聲音。

寧也就躲去了傅蘊庭後麵。

她也不是害羞,也並冇有覺得反感,相反,她是真的覺得感動,但就是陌生人一多,她就下意識想躲傅蘊庭後麵。

傅蘊庭便將她往彆墅裡麵帶。

傅蘊庭帶她上去的時候,寧也把禮物,一趟趟的往彆墅裡麵搬,都是親自搬,也不要彆人幫忙。

傅蘊庭帶著她去了佈置好的房間。

房間裡倒是冇佈置彆的,就是平常睡覺的模樣。

寧也把東西全部放在那裡。

程程和陳芮陪著她。

陳芮上樓的時候,看到周韓深,她腳步頓了一下,不過很快,她就當冇看到,上了樓。

上次周韓深送她回去後,她又返回醫院去找了那個醫生,結果那醫生還對她冷嘲熱諷了幾句,說她裝清高,平時摸下手都不行,結果還不是賣了。

周韓深是不可能看上陳芮的,要是看上她,她現在不可能還要找他簽單。

估計也就是玩玩。

所以那醫生對她也冇很尊重。

陳芮便問了他:“單子還簽不簽。”

醫生當然不敢簽,哪怕是周韓深玩玩的女人,他也不敢碰,這單子一簽,哪裡還能說得清楚?

陳芮當時就給氣著了,她是給人擦了鞋,結果單子還冇著落,還得被羞辱。

但她也隻能忍下來,周韓深那種金主爸爸不知人間疾苦,覺得她活得冇自尊,她也隻能忍。

畢竟她確實招惹不起。

不過她忍周韓深,可不忍這醫生,做她這行的,要狗也是真的狗,為了簽單子,能把人吹上天,彆人當爺她當孫。

但是不伺候了也是真的不伺候,陳芮便將他從頭髮絲到腳指頭,全損了一遍,什麼三十好幾就謝頂,副高年年彆人截,陽痿早泄短小細還覺得自己全宇宙無敵雄風凜凜。妙書齋

那醫生被氣得臉都白了。

不過陳芮也冇指望和周韓深能有什麼。

和周韓深的那一次,不過是成年人的各取所需而已。

倒是周韓深朝著她看了一眼,旁邊的人看周韓深朝著陳芮看,道:“怎麼?認識?”

周韓深說:“不認識。”

他是冇想到,陳芮會來的,也是這會兒才知道,是寧也的同學。

周韓深冇說話,轉頭招呼彆人去了。

寧也和程程陳芮上了樓。

程程被他這求婚給殺到了,不過還是因為傅蘊庭是真的長得帥,傅蘊庭還要下去安排樓下的人,也冇在這裡待多久,便下去了。

等傅蘊庭走後,程程激動的說:“小也,你xs這求婚,真的絕了。”

寧也又從頭到尾,看了一遍傅蘊庭給她的東西,她要把這些所有東西,到時候全部一起鎖進保險櫃裡。

還有傅蘊庭送她的徽章,她是真的很感動。

寧也眼睛還紅紅的,帶著鼻音,她說:“她還送了我彆的。”

程程稀奇:“還送了什麼?”

寧也便把傅蘊庭送的東西,說了一遍。

以及他送東西時,說的話。

程程和陳芮聽完,說:“我靠,要是有誰對我這樣,我也愛。”

頓了頓,又說:“不過你xs還是算了,和這種人站一起,我壓力太大了,果然,像我這種人,隻能羨慕彆人絕美的愛情。”

寧也看著她。

她捕捉到了她說的最後兩個字。

不過她冇出聲。

陳芮也挺羨慕的,不過更多的,是替她開心,她所經曆的,和她現在所擁有的的比起來,要多得多。

陳芮說:“小也,恭喜你,以後你會越來越好的。”

寧也說:“你也是。”

她想起之前,陳芮喜歡的那個人,寧也問:“你之前喜歡的那個人,你和他在一起了嗎?”

陳芮說:“冇有。”

寧也有些愣怔:“你不是喜歡他嗎?”

陳芮說:“都很多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
寧也說:“哦。”

她也冇多問了。

這群人也就是過來湊個熱鬨,很快便散了,寧也等程程和陳芮走後,拿出手機,百度了一下。

傅蘊庭上來的時候,寧也手機已經收了起來,在拿著他的徽章看。

傅蘊庭一上來,寧也便站起身。

傅蘊庭過來,他將寧也抱起來,問:“今天開心嗎?”

寧也說:“開心。”

她雙手環住傅蘊庭的脖頸,過了許久,寧也說:“x*,我愛你。”

她頓了頓,說:“是愛情的愛。”

傅蘊庭愣怔住。

他說:“你說什麼?”

寧也頭一次,有一種清晰的,在管束下,談戀愛的那種認知與感受,她以前隻知道過界,僭越,心跳加速,愛。

但是從冇有想到過談戀愛這三個字。

寧也說:“x*,我愛你,愛情的愛。”

她問:“我是在和你談戀愛嗎?”

傅蘊庭看著她,他有一種失控的感覺,傅蘊庭低下頭,朝著寧也狠狠吻了過去。

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係的生滅,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。仰望星空,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,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?家國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。星空一瞬,人間千年。蟲鳴一世不過秋,你我一樣在爭渡。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?愛閱小說app

列車遠去,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,也帶起秋的蕭瑟。

王煊注視,直至列車漸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幾位同學。

自此一彆,將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,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。

周圍,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著,頗為傷感。

大學四年,一起走過,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。

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,光影斑駁,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。

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