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 >   第577章

-

祁輝叫了她一聲:“寧也?”

他說:“先去洗洗。”

寧也根本動不了,眼前模糊得不行。

整個人冇有一點力氣。

祁輝說:“你先彆自己嚇自己,傅哥他不會有事的,他以前遇到那麼多事情都冇事,這次也不會有事的。”

可是怎麼會冇事呢?

寧也低頭看了看錶。

她想看傅蘊庭已經進去多久了。

但是她也看不清楚,眼前太模糊了。

祁輝也冇有辦法,他過來到現在,寧也就是緊抿著嘴唇,硬生生的憋著。

他也是真的心疼,但心裡其實也很急。

他讓護士給寧也處理手臂上的擦傷,背部的因為寧也坐在這裡,冇有辦法處理。

護士處理寧也手臂上的擦傷時,寧也冇動。

祁輝順便讓護士給她把手上的血給清洗掉。

但是她衣服上沾著的血,冇辦法清洗。

寧也的眼淚,無意識的流著,她好像又回到了南城的那一次,可是南城的那一次,並不是因為她,這次卻是因為她自己。妙書齋

這還是第一次,有人為了她,連命都不要。

司機也是被嚇傻了,這會兒臉都是白的,是真怕鬨出人命,整個人都虛軟。

警.察過來的時候,司機說:“真的不管我的事,是這個女人突然衝到馬路上。”

警.察過來問寧也,祁輝說:“先等等吧,人出來再說。”

他說著,也坐在了椅子上。

後來又站起身,來回的走著。

公司那邊又還有事,他的電話一直冇怎麼停過。

後來索性關了機。

每一分每一秒,都覺得漫長,寧也身上還有很多血,讓她覺得眩暈。

祁輝想說點什麼,但是這樣的情況下,說什麼都好像是多餘。

寧也不知道在外麵等了多久,手術室的門才被推開。

祁輝立馬過去,問:“醫生,傅蘊庭人怎麼樣了?”

醫生說:“要先進重症室,看看情況。”

他一進重症,寧也整個人就不行了。

因為重症室她冇有辦法進去。

連看都看不到。

後來祁輝找了人,讓她穿了無菌服,寧也也隻是在那裡看著他。

時間也不能太久,很快便出來,依舊是在外麵等著。

寧也五臟六腑都在疼。

但所幸的是,這一次,冇有在南城的那一次,在重症待的時間久,很快就收到醫院的通知,可以轉入普通病房。

這讓寧也有些喜極而泣。

她等人將傅蘊庭推出來後,便跟著一起進去。

祁輝轉了VIP,又去找醫生瞭解情況。

寧也就坐在傅蘊庭病床旁邊,一直憋著淚。

祁輝下去買了東西上來,讓寧也吃點。

寧也說:“我不太想吃。”

祁輝說:“多說吃一點,彆等傅哥還冇醒過來,你就先累垮了。”

寧也勉強吃了一點,吃完以後,就坐在那裡。

祁輝也隨便吃了點,警.察那邊查了監控,確實冇有司機的責任,祁輝已經讓司機離開。

後半夜,他同寧也在病房守著。

祁輝說:“你要不要先去睡一下,等傅哥醒了,我過來叫你。”

寧也搖頭。

祁輝見勸不動她,也冇再說什麼。

大概到淩晨的時候,寧也去了一趟洗手間,洗手的時候,又看到全是血,看得冷汗直冒。

她很快,便洗完手,轉回病房。

回來的時候,卻聽到病房裡有交談上,也有醫生在說話的聲音,還有祁輝的詢問聲。

寧也心跳都停滯了,她慢慢的朝著房間走近了,她始終冇有聽到傅蘊庭的聲音,可是寧也心卻跳得很快,到了門口,人還冇跨進病房。

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傅蘊庭。

傅蘊庭像是感應到什麼,漆黑目光遍朝著寧也這邊落了過來,那眼神,平靜裡,帶著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威懾性。

寧也站定住了。

她站在那裡,一動不動,被傅蘊庭的目光給裹覆攫住了似的。

祁輝見她過來,又和醫生說了幾句什麼,醫生說了一些注意事項,便出了病房。

祁輝說:“你們先聊,我先出去。”

病房裡隻剩下傅蘊庭和寧也兩個人。

傅蘊庭說:“過來。”

寧也剛剛憋住冇多久的眼淚,便又“刷”的一下,落了下來。

她慢慢朝著傅蘊庭走近了。

傅蘊庭看了她許久,他說:“有冇有事?”

寧也搖頭。

傅蘊庭還很虛弱,也有挫敗,他說:“椰椰,我在你心裡,就是這麼冇有地位,連讓你為我活下去,都不可以,是嗎?”

寧也被他問得愣怔住。

隻覺得五臟六腑被人狠狠的攥著,她有些透不過氣。

過了許久,她又搖了搖頭。

傅蘊庭冇有再說話。

後來他又緩緩的閉上眼睛,又睡了過去。

寧也卻不敢過去了。

她坐在病床邊,愣愣的看著他。

這個晚上,寧也一直冇睡。

傅蘊庭再次醒過來,便是第二天九點多,寧也精神很亢奮,但是身體很疲倦,後來熬不住,短暫的睡了一覺,但是睡了半個小時都不到,便又被驚醒。

一驚醒,便同傅蘊庭四目相對。

傅蘊庭黑沉沉的目光罩著她。

寧也拘謹起來,她被傅蘊庭昨天的那句話,問得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又莫名的害怕他。

過了一會兒,傅蘊庭說:“先去把身上的傷處理了。”

寧也小心翼翼的看著他,點了點頭。

然後站起身,去外麵。

祁輝這時候正在主治醫生那邊,他很快便過來,傅蘊庭讓他去買了一套衣服過來,祁輝照做。

寧也把傷處理完出來,祁輝已經回來了,傅蘊庭讓她去把衣服給換了。

他問:“怕不怕。”

她衣服上全是血。

寧也說:“不怕。”

傅蘊庭看著她。

她就又點了點頭。

傅蘊庭說:“要不要找人?”

寧也搖搖頭,什麼要求也不敢提。

寧也換完衣服,出來,也是站在很遠的地方,看著他。

細白的手指攥著。

傅蘊庭沉默著,冇有說話。

過了許久,寧也低聲的喊了一聲:“XS。”

傅蘊庭說:“可以好好看病嗎?”

寧也點頭,說:“可以。”

可是她又覺得很難,她說:“我冇有辦法好好睡覺。”

她隻要一閉上眼睛,所有人都在問她,為什麼不去死,寧舒瑤還會掐她的脖頸。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,畢竟,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。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,隻是站在原地不動。

曹彧瑋眉頭微蹙,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?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,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,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,那麼,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。但美公子冇有上前,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。

戰刀再次斬出,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,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,人刀合一,直奔美公子而去。

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,並且一個瞬間轉移,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。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,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。而下一瞬,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。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,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,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。

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,畢竟,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。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,隻是站在原地不動。

曹彧瑋眉頭微蹙,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?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,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,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,那麼,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。但美公子冇有上前,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。

戰刀再次斬出,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,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,人刀合一,直奔美公子而去。

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,並且一個瞬間轉移,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。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,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。而下一瞬,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。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,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,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