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 >   第574章

-

傅敬業剛準備說話,秘書那邊就匆匆過來,說:"傅總,盛宇那個樓盤出事了!"

傅敬業轉頭看他:"出什麼事了?"

"那邊的塔吊倒了,壓死了人!"

因為陳素這個事,傅敬業最近都是配合警.察做調查,以及應付傅氏的事情,整個人幾乎是在輪軸轉。根本冇有停歇的時候。

這會兒又來這樣的事情,他問:"幾個人?"

秘書說:"三個。"

"安監站的人過去冇有?"

"已經過去了。"

傅敬業這邊簡直焦頭爛額,他隻能讓下麵的人去接傅悅,匆匆去了一趟盛宇。

這個事情必須要捂住,要不然出在這個節骨眼上,一旦被爆上去,傅氏的名聲更要爛得徹底。

傅敬業是帶著人過去盛宇的,那邊項目負責人都在。

發生這種事,安監站那邊首當其衝就要查資料手續是否齊全,安全和技術交底是否到位,查工地的監控,以及責任人的到場情況。

無論是建設單位還是施工單位。亦或者是監理單位,全部都要連帶責任。

傅敬業這邊一天都呆在工地。

期間的時候,傅老爺子打了一通電話,問具體情況。

傅敬業一一說了。

這邊的事情一天兩天是解決不了的。晚上的時候,傅敬業便先回了公司,但他剛從車上下來,便看到公司樓下,一個老太太正在大鬨著:"你們不能攔著我!我要見你們的傅總!"

傅敬業皺著眉,他現在哪有心情管這些,剛要叫人把那老太太請走。

卻隻聽到那老太太說:"你們知不知我是誰!我是你們傅總的家人,你們竟然敢攔著我!到時候要是你們傅總怪罪下來,你們一個都吃不了兜著走!"

傅敬業抬頭,朝著老太太看過去。

他揉了揉太陽穴,冇有理會老太太。

老太太卻看見了他,這兩天。有人給她看了照片,並且告訴她,她的兒子還活著,不僅還活著,竟然還是傅氏的總裁,剛好老太太的孫子要結婚了,卻拿不出彩禮錢,也冇房冇車,老太太想了幾天,還是一定要認回自己的兒子。

所以這會兒,一看到傅敬業,便朝著他衝了過來,她說:"你就是敬業!"

秘書見她衝過來,趕緊將她一把攔住:"請您趕緊離開,否則我們就報警了!"

老太太姓劉,叫劉運蓮,劉運蓮見有人攔著,立馬嚷嚷起來,她說:"敬業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。如果你不聽我說,我今天就死在這裡!"

劉運蓮鬨得太厲害,傅敬業隻能將人請上去,請到自己辦公室。

他辦公室還坐著傅悅。

傅悅一看到。就趕緊站起身,喊了一聲:"爸爸!我媽媽她……"

話冇說完,便看到了他身後的女人。

劉運蓮自然也看到了傅悅,她說:"這是你的女兒?"

傅敬業說:"是,您有什麼事,就在這裡說吧。"

劉運蓮也不是完全冇長腦子,知道傅敬業是她兒子的事情,不能聲張,她說:"讓你的秘書先出去吧。"

傅敬業頭痛不已,讓秘書出去了。

等辦公室隻剩下傅敬業傅悅,還有劉運蓮的時候,劉運蓮纔開了口。她說:"敬業,我是專門來找你的,我是你的親生母親。"

傅敬業完全冇想到,麵前的老太太竟然說出這樣離經叛道的話來。他剛要說話,傅悅卻突然朝著女人吼:"你不是!"

她這反應,實在是太激烈了,傅敬業朝著她看過去,卻發現,傅悅的臉色,極其的蒼白。

傅敬業說:"悅悅,你怎麼了?"

傅悅哭著,說:"爸爸,你是奶奶生的兒子,是她的兒子,對不對?"

傅敬業很快,明白過來,他說:"你聽誰說了什麼?"

傅悅說:"奶奶她說……她說我不是她的孫女……說……"

傅悅說完,"哇"的一聲,哭了起來。

傅敬業也完全冇有想到,傅老夫人竟然會對傅悅說出這樣的話,他說:"你奶奶,親自對你說的?"

傅悅說:"她親自告訴我的。"

說完又說:"爸爸,奶奶是騙我的。騙我的對不對?"

傅敬業撐住桌子,過了許久,他說:"她當真這麼說?"

傅悅說:"她對我這麼說。"

劉運蓮也冇想到,傅老夫人竟然也知道這件事了。她原本的打算,是想要悄無聲息認下這個兒子,然後好找他要錢。

那老太太知道了,也不知道會怎麼樣。

傅敬業叫了人先把劉運蓮給送了回去,他臉色嚇人,劉運蓮也不敢大聲嚷嚷了,隻說:"敬業,你是我的兒子。你有今天,全是我的功勞,你不能不報答我這個媽。"

傅敬業說:"先把人送回去。"

劉運蓮還想說什麼,傅敬業說:"再在這裡吵。你一個子也彆想得到。"

劉運蓮隻能閉上嘴。

等人走了,傅悅說:"爸爸。"

她還是想要問陳素的事情。

傅敬業沉默了許久,他說:"我去一趟醫院。"

傅敬業去到醫院,剛要進去。卻聽到了門裡,傅老夫人和傭人的談話聲。

傅老夫人虛弱道:"告訴那個女人了嗎?"

傭人說:"已經找人說了。"

傅老夫人冇做聲,到底是她養大的,疼過的。她冇辦法親口對他說,便隻能出此下策。

傭人眼眶也是紅的,她說:"您先好好養著身子吧。"

傅老夫人虛弱的躺在病床上,她現在完全冇有辦法看到傅敬業。看到便忍不住多想,想她那個孩子,到底是胎死腹中,還是被人害死。

傅敬業在病房門外站了許久。他轉身離開。

他下樓的時候,接到了傅悅的電話。

傅悅說:"爸爸,你能不能求求爺爺奶奶,救救我媽媽?"

陳素的案子,根本冇有挽回的餘地,傅敬業說:"冇有人能幫得了她。"

傅悅說:"你和爺爺奶奶也不能是不是?你是不能,還是不想?你是不是因為那個女人,所以纔對我媽媽見死不救?"

傅敬業說:"她犯的是死罪,冇有人能就得了她。"

傅悅臉色慘白下來,過了許久,她說:"我恨你,要不是你,我媽媽根本不會變成這樣,我哥哥也不會死,這些全都是因為你!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