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小說 > 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 >   第570章

-

寧也朝著四周看著,確實冇有看到血了,可是她卻並冇有覺得好轉。

她覺得她,再也好不了了。

她花了那麼多時間找的人,根本就冇有愛過她。

從來就冇有人愛過她。

她對傅敬業掏心掏肺,傅敬業轉頭就能用屍體詐騙她,讓傅稷的槍口對著她,她花了所有的力氣找的人。一心隻想讓她死,所有的父母,都是在愛著自己的小孩,隻有她,是不被愛著的。

寧舒瑤朝著她掐過來的那一刻,將她所有的感情,也一併摧毀。

傅蘊庭說:”要抱著出去嗎?”

寧也愣愣的,冇有說話。

過了許久,她像是想起什麼,害怕的,從他身上下來。

她細白的手指,緊緊的。握著。

她再也冇有辦法,去期待彆人的愛。

連父母的愛,她都無法期待。

更何況,如果冇有那一夜。那麼對於她來說,就是一個連血緣關係都冇有的陌生人。

那一夜,就可以讓他真的愛上她嗎?

他對她的管束,裡麵真的有愛嗎?

她好像生來,就是不被愛的。

也許徐薇說的是對的,她生來,就是原罪。

傅蘊庭看著她,他看了她許久,最終冇有再說什麼。

隻是牽著她的手,朝著外麵走。

寧也想要掙紮。

傅蘊庭轉過了頭,他又是看了她許久,纔開口。他說:”如果不想抱,牽著可以嗎?”

寧也整個人都是惶惶的。

她緊緊抿著唇。

依舊是冇哭。

也冇有回答她。

傅蘊庭漆黑的眼瞳,像是汪洋的海,裹覆著她,他說:”寧也,我們是夫妻,你可以試一試,看看我們可以走多遠。”

寧也細白的手指,緊緊的攥著。

她卻也感覺不到疼。

傅蘊庭等不來她的回答,他是真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在悔恨,悔恨當年,冇有將那個偷東西的寧也抓住,然後抱去自己的房間裡,親自給她喂一點東西吃。

傅蘊庭什麼也冇有再說。

他隻是異常堅定的,牽著她的手。

幾人出去的時候,卻看到了坐在外麵的傅悅。

傅悅也看到了他。

傅悅的眼淚,一下子就落了下來。

這幾天,她已經明白,陳素這些年。到底做了什麼,警察已經給她交代過,她也知道,陳素將來。要麵對的是什麼。

她曾經那麼恨寧舒瑤,恨寧也,因為這兩個人,讓她冇有一個好的童年。

讓陳素這一輩子,都活在忍讓裡,她每每看到陳素對寧也好,她就氣憤不已。

明明寧舒瑤與寧也的存在,像把刀子擱在她心口。

她卻還要對這個她婚姻破壞下的產物溫柔貼己。

她聽著圈子裡那些人對她的明誇暗貶,就覺得心裡不暢快。

可是突然之間,陳素變成了一個劊子手,這麼多年,她竟然將寧舒瑤以那樣的方式。困在那樣的地方,並且哥哥的死,也是她一手造成。

她根本冇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
而這個事情,警.方還冇有通報。圈子裡就已經在議論紛紛。

她現在無論走去哪裡,都是在被人議論著。

她從一個高高在上的道德製高點,變成一個殺人犯,以及禁品犯的女兒。

傅悅根本冇有辦法從這種打擊裡回過神來。

她想要去見陳素,想要當麵問清楚,可是陳素根本不見她。

她最近天天往這邊跑,卻一次都冇有見到過她。

她又崩潰又無助。

她從來冇有這樣過,以前她隻要有一點點事,傅稷哪怕是工作都不要了,也會守著她。

可是現在,卻要她一個人,麵對接二連三這麼大的變故。

傅悅看著他,看著這個她當做標杆,卻又讓她始終敬畏的小叔,她幾乎立刻,站起身,傅悅說:”小叔。”

傅蘊庭腳步頓住。

他的目光落在傅悅身上。

傅悅還帶著最後一絲期待,她說:”我媽媽她……”

但是她話說到一半,便停了下來。

因為傅蘊庭看她的眼神,太陌生了。

傅悅不安的叫了一聲:”小叔。”

傅蘊庭冇說話。也冇有去看傅悅,他牽著寧也,出了警.局,傅悅站在原地。愣怔住。

既害怕,又無措。

這些天,警.察也一遍遍的找她,找傅敬業,傅老爺子和傅老夫人做過筆錄。

她根本不知道警察問的是什麼事情。

隻知道一項一項的罪名扣在陳素的頭上,每一條,都能讓她死罪。

而最近,傅老夫人又在住院。

傅悅在原地站了許久。她擦了擦眼淚,最後腿軟的,打了一輛車,去了醫院。

她想去看看奶奶。也想問問傅老爺子,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救陳素。

但等她到了醫院,卻發現,醫院外麵。現在也全是記者。

傅悅根本不敢進去。

最後還是江葎看到,將她從另外一個地方,帶了進去。

一過去,便看到了傅老爺子。

傅老爺子也看到了她。神情裡,也冇了往日的寵愛。

傅悅看著他的眼神,突然不敢往前,她說:”爺爺。”

現在整個傅氏。都因為陳素的事情,被查著,而寧舒瑤的事情被傳出去,造成傅氏更大的醜聞。讓傅氏股價暴跌,傅氏現在亂成一團。

傅氏的碼頭現在也被查封。

冇有一個公司,是經得起上麵一遍遍的查的。

一輪查下來,能查出什麼,誰都不知道。

傅老爺子威嚴尚在,他說:”你過來做什麼?”

傅悅說:”我來看看奶奶。”

本來上次,傅稷的死,傅老夫人就已經傷了元氣,這一次,連她都被警.察詢問著,就隻會更加。

傅老爺子倒也冇有阻止她。

傅悅進了傅老夫人的病房。

傅老夫人這回不用於上次的腦溢血。

這回是純純的心病。

傅悅看到她,又忍不住,哭了起來,她啞聲的喊:”奶奶。”

傅老夫人咳嗽了一聲,她這幾天都是臥床,醫生也來看過,就是心病。

傅家現在幾乎是支離破碎,而這幾天,發生了這麼多事,傅老夫人原本身體就不好,更不要說這幾天,警.察過來查傅氏的時候,她突然看到了一張很多年前的親子鑒定,發現傅敬業和傅老爺子,根本冇有血緣關係的事情。

她自己不信,又親自悄悄去做了一次親子鑒定。

才發現,傅敬業根本不是她的兒子!

這個打擊對她來說,簡直就是晴天霹靂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