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了!

越來越近了!

金絲猴的身躰如同我預料般的朝左邊移動而來,而我的棍子也不斷在下降,我心中甚至已經想到棍子敲下,金絲猴頭破血流的場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