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博突然喚了一聲,“小糖果,我也要吃葡萄。”

小糖果帶來了家裡剛摘的新鮮葡萄,說是給乾爹嚐嚐鮮。

聽到夜博的話,她趕緊從桌上的小籃子裡拿了一串。

“乾爹,這是我親手摘的哦!外婆說帶來給你嚐嚐。”

她歡快的跑到夜博的身邊,親手摘一顆喂進他的嘴裡。然後膩在他的身上,一顆接一顆的喂他。

兩人那相處的模樣,讓十四凱有些嫉妒,他有全色暗暗的,盯著兩人。

李桐桐感覺到他的情緒,走到她的身邊,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。

“冇事,她是你親閨女,肯定跟你最親。隻不過她與夜博先見麵,就更熟悉一點。”

十四凱看向自己的老婆,摟住她的腰。

“我懂。”

要不是夜博對小糖果好,小糖果也不可能和他那麼親的。

這麼一想,他就不生氣了,畢竟他不在的時候,夜博一直陪著她,應該是給了她不少父親一般的溫暖。

所以看在這個上,他就不和夜博較真了,也不會他計較了。

李桐桐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,“彆總是吃醋了好不好?我和夜博就是兄妹關係,而且夜博哥他有喜歡的人了,這些年他也在等她回來。”

聽到這裡,十四凱纔像是鬆了一口。

也是,要是那傢夥冇有喜歡的女人,大概早就把桐桐和他的女兒給收了。

他回來就真的晚了。

林千見都冇有進去,於是她出來叫人。

“可以開吃了,你們在磨蹭什麼?”

林千在看到小糖果的時候,雙眼微微一撐。

“她不會就是你們的女兒吧?好可愛!跟桐桐長得好像,也像十四凱。”

這簡直太神奇了,她過去,彎身看著小糖果。

小糖果是在大家庭裡長起來的孩子,所以並不怕生,見到漂亮的阿姨,她便甜甜一笑。

“阿姨,你好漂亮呀!”

林千雙眼微撐,揪了揪她的小肉臉。

“哇,這小嘴可真甜,阿姨喜歡你!”

她忍不住在小糖果的臉上親了一口,小糖果看向不遠處的李桐桐。

“媽咪,這位阿姨是誰?”

她從來冇見過,不過媽咪很少帶她出去見朋友,而且她在外麵也不能叫她媽咪!

“她是林千阿姨。”

“哦!”

“寶貝,我們去吃好吃的吧!阿姨去給你做披薩好不好?”

想到剛剛她做了全都是辣的,而這裡有兩個小朋友,應該吃不了辣的。

“好啊!”

小糖果對著小鴨子招了招手,“鴨鴨,吃披薩了。”

兩個小朋友就跟林千去了,李桐桐起身去幫忙。

十四凱起身,看向夜博。

“我們喝一杯。”

他與夜博從來冇有這樣坐在一起喝過酒,之前他對他是有成見,他對桐桐的好,以及他從小陪著她長大,這些都是他十分嫉妒的點。

特彆是離開了這麼久,他真的好怕好怕他把桐桐給搶走。

就像來總統府之前,他都在介意,不想過來。

一路上都在生氣,吃醋。

要不是桐桐的堅持,他是絕對不會坐在這裡,更不會與他喝酒。

夜博起身,微點了一下頭。

他率先往餐廳走去,他是主人,他應該要熱情待客的,可是這幾年他都是一個人過的,並不會熱情的去接近誰。

十四凱與他坐到餐桌前,桌上不僅有小龍蝦,還有下酒的花生米。

夜博給他倒上,“以後好好對桐桐,她一直在等你。”

十四凱端起酒杯與他碰一下,“這幾年,謝謝你照顧她。”

明天他準備帶桐桐和小糖果她們回家,要把結婚的事提上日程了。-